美国将中国踢出SWIFT体系,会影响中国经济发展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美国要求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必须在72小时内关闭,领事馆工作人员连忙焚烧文件。

中美地缘政治正在加速坍塌啊。

联想起上周,美国国务卿公开否认中国南海“九段线”,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首次。

冲突升级,美国要把中国清出美元支付体系?这可是金融核战啊!

一直以来,中国都在试图解构美国所领导的政治经济秩序,用北斗卫星取代GPS,用C919打破波音、空客的双头垄断,用深圳上海去取代硅谷,纽约……

唯独在货币跨境支付清算体系这一金融领域的基础设施中,中国的自主化仍然寸步难行,极为依赖SWIFT。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中国若是被排除之外,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在当前美国频频对华挑衅的背景下,市场出现担忧情绪,担心美国会出台极端的金融封锁措施对中国进行打压,其中就包括切断中国内地及香港的金融机构与SWIFT系统之间的联系,22日的路透社和香港《南华早报》都提到这个问题。美国真的能把中国“踢出”SWIFT吗?23日,有香港经济学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将中国内地、香港排除出SWIFT体系,“无疑是将美元孤立于国际”。

最近,美国可能将香港踢出SWIFT的说法传播很广、影响很大。但实际上,将整个香港完全踢出SWIFT是非常复杂而敏感的,几乎是不可能的。

最近,有关美国可能将香港踢出SWIFT,切断港币与美元联系汇率制,迫使香港以及参与香港事务的中国金融机构退出美元交易与国际清算体系,从而使香港与中国的国际贸易与金融往来严重受阻的说法传播很广、影响很大,但其中很多说法并不准确。

这就涉及一个重要问题:如何客观准确地看待国际收付清算体系。

一、准确看待SWIFT

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环球银行间金融电讯协会),首先由6家欧洲的国际银行发起,并由来自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15个国家239家银行参与,于1973年5月按照比利时法律登记注册宣布成立,是一个国际银行间收付信息电文标准制定及其传递与转换的会员制专业合作组织,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

现在会员单位已经从银行扩展到其他金融机构、金融交易所以及大型企业集团等,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会员单位超过1.1万家。其中,中国银行于1983年加入SWIFT,成为其第1034家会员。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机构加入,中国成为SWIFT越来越重要的业务来源,得到越来越高的重视。

SWIFT是一个国际金融电讯协会,首先要形成标准统一的电文格式(包括数百种金融交易专门的电文格式),以及会员单位的身份标识体系(如“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的识别代码为BKCHCNBJ300,其中包括:银行名称专用代码——中国银行BKCH、所属国家代码——中国CN、所在城市或地区代码——北京BJ、经办机构代码——北京分行300)。同时,必须建立与所有会员单位及其所在国清算中心相互连接的通讯网络体系,以及电文传送和处理、信息或数据存储与核查等配套的基础设施,并确保其便捷高效与安全可靠。

SWIFT是一个非官方的协会组织,董事会为最高权力机构。董事会的组成,除最初的成员国美国、比利时、法国、德国、英国、瑞士各有两个董事席位外,其他国家最多一个董事席位,主要按照成员所在国的业务规模及其影响力分配和增加新的名额。在亚太地区,除日本、澳大利亚、香港、新加坡外,2012年新增加中国大陆一名董事,本人则代表中国银行成为中国大陆首任SWIFT董事。日常经营管理由CEO领导执行部门负责,并处于董事会的监督之下。长期以来,其董事长基本上都是由美国会员单位的代表担任,CEO则基本上由欧洲人担任。

SWIFT设立的初衷,是成为一个不受任何政治影响和政府干预,为最广泛的国际收付参与者提供专业电讯服务的中立组织,充分保护会员单位的商业秘密,并且基本上一直保持到2001年美国“9.11”恐怖袭击之前。但由于SWIFT在国际收付清算体系中独特的信息通道作用,它也很难摆脱日益强化的金融监管。

需要指出的是,SWIFT并不是单纯的美元国际收付电文系统,也并非完全受到美国的控制,而是包括十多个主要国家货币在内的多币种电文处理系统,且运行的货币仍在不断扩充,其中也包括港币和人民币。当然,美元作为全世界最主要的贸易结算与金融交易货币(超过42%的份额)及国际储备货币(超过60%的份额),美元收付清算在SWIFT中占据最重要的地位,美国作为全球美元最重要的供应与管理者,对SWIFT也就具有最重要的影响力。

二、准确看待国际收付清算体系

国际收付清算,首先必须真正实现资金所有权从付款方向收款方的转移,这就必然涉及到收付款双方及其开户银行的资金账户,以及能够使其开户银行账户联通的中介机构资金账户。这些资金账户以及相互之间的资金转账清算体系,才是国际收付清算体系的核心。

SWIFT只是国际收付体系中的电讯通道(重要的基础设施),并不涉及会员单位真正的资金账户,并不是国际收付清算体系的全部。SWIFT还必须与各国的资金账户清算体系连接,真正将资金从付款方账户转到收款方账户,才能完成国际收付清算,才能形成完整的国际收付清算体系。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国内清算与国际清算的要求,包括运行时间、电文标准(是否与国际接轨)、使用语言(文字)、安全保护等存在很大不同,所以,世界各国一般都会将国内清算体系(如美国央行主导的的支付系统Fedwire)与国际清算体系(如美国私营支付清算系统CHIPS)分别建设与管理,并保持相互之间的连接与风险防火墙机制。

由此可以明确的是,国际收付清算体系主要包括两大部分:一是各国自己主导的,主要运行本国货币的资金清算体系,如CHIPS、CIPS等。二是各国统一共享的国际收付电讯运行体系,如SWIFT。二者相辅相成、紧密联系,缺一不可。其中,国际收付电讯体系属于基础设施,要建立和管理一套覆盖全球、广泛连接、高效服务海量用户的收付电讯体系是极其不容易的,能够共建共享一套国际收付通讯基础设施,对世界各国和广大用户总体而言是最经济的选择。

三、金融制裁与国际收付清算体系

国际收付清算体系是为国际间经济金融往来发展服务的,国际收付清算体系的高效运转又对国际间经济金融往来的发展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当然也必然要遵守国际规则,受到日益严格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金融监管。

近些年来,实施金融制裁,特别是阻断被制裁对象的美元国际收付,甚至要求SWIFT进行除名等,也成为美国日益重视和强化运用的重要战略工具。

这其中涉及一个重要问题是:建立一套自己主导的国际收付清算体系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从前述国际收付清算体系的基本结构可知,各个国家都要建立一套自己主导的类似SWIFT的收付电讯传送和处理体系,投入极大,是非常困难的。

同时要看到,国际收付清算体系是为国际经济往来服务的,金融制裁是建立在经济制裁基础之上的。美国要对其他国实施金融制裁,前提一定是美国首先宣布对该国实施经济制裁,控制与该国的经贸往来和金融交易等。如果美国切断与另一国家的经济往来,两国之间的收付清算自然也就不复存在。如果美国不能彻底切断与一个国家的经贸往来和金融交易,也就不可能完全切断与这个国家的美元收付清算,也不可能完全切断SWIFT与这个国家的联系。

所以,即使中国从2015年就正式推出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系统CIPS,并不断完善和推广,但CIPS基本上类似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并不是完全独立于SWIFT的国际收付清算体系,也要与人民币大额支付系统CNAPS(类似于Fedwire)相互联通,并在跨境电文传送与处理方面,目前仍主要依赖SWIFT体系。

四、面对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中国要坚定推动改革开放,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切实增强综合国力与国际影响力(包括人民币与中国金融的国际影响力);要坚持与他国平等互利,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争取国际社会更多的信任和支持。同时,要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可能激化国际矛盾、出现极端恶劣情况做好充分应对准备。在国际收付清算体系方面,既要加强CIPS与SWIFT以及双边组织的沟通配合,共同抵制单一国家的霸权行为,也要积极探索运用包括区块链加密技术在内的信息科技与网络技术,加快数字货币研发及其配套运行体系建设,推动全新的国际收付清算体系发展。

美国有可能将中国也排除在SWIFT之外吗?如果美国真的采取这一极端举措,将对中美各自造成什么影响?香港经济学家、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2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旦某个金融机构遭到SWIFT的封锁,就不能通过这一系统汇出或者收取美元,等于间接被剥夺了参与以美元为主体的国际金融体系及国际贸易体系,但梁海明同时表示,“不让中国使用SWIFT体系,难度比不让伊朗使用高出不止10倍”。

从三个方面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的阐述。首先,尽管美国政府理论上可以禁止中资银行使用美元进行交易,进而打击中国资金供应,但在美国推行无限量化宽松,大量增加发行美元的背景下,任何削弱美元国际流通的行为,都不利于对美元的需求及币值稳定,并将严重危害美国的战略利益。“何况,还有几个月就是美国的总统大选了,美国政局、中美关系在今年底之后都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

其次,银行汇款属于中间业务,就算美国政府将中国排除出SWIFT体系,致使其他银行迫于美国压力不让中国内地或香港的银行通过SWIFT体系进行交易,这些银行执行的也只是冻结中国内地、香港银行在其它银行资产的指令,而不是将其没收。“梁海明称,真要到这一步,中国内地、香港的银行为提前规避风险,将大量抛弃美元,改用欧元、日元等其他国际货币。“中国内地、香港的银行抛售美元,会造成美元被进一步孤立。”梁海明说。

第三,SWIFT是全球金融的通信系统,中国银行也是SWIFT的理事会成员之一。“不让中国用SWIFT体系,难度比当年制裁伊朗要大得多。”梁海明说,SWIFT现在在上海也设有办事处,专门为大中华区提供服务,“SWIFT是不会放弃大中华区这个巨大的市场机遇的”。梁海明称,美国是靠向全世界收铸币税,即大量印美元并且让全世界都使用美元来发展自己的。“将中国内地、香港排除出SWIFT体系,重伤的是美国自己的经济利益。”他说道。

另一方面,美元在全球的使用已经每况愈下了,目前美元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占比约50%。欧盟、日本出口商品,要求使用本国或本地区的货币来结算,而中国在贸易计价中使用人民币结算也已近10年,范围已经覆盖五大洲。“如果美元被进一步孤立了,美元的霸权就会衰落,这不是美国白宫所希望看到的。

放百余年前,中国根本就不需要这个系统。因为洋人带着白银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实现现场交割。反正一年就交易那么几回,完全可以通过人肉运输来支付资金。

这么庞大的一个交易次数,怎么通过人肉运输来进行现钞交割呢?每天来往中国的飞机+轮船,其航班次数就那么多,全部坐满了都挤不下啊。

而且这些清算金额,动不动就几千万上亿元,你怎么跨越茫茫大海运输呢,是放集装箱里头运过来吗?

且不说每次来回可能就耗半个月,遇到一场风暴,一辈子的心血就没了。所以,现钞的物理传输是极不安全,极不高效的。

如果没有电子化转账,一个国家的对外贸易就会大为萎缩,甚至退化到以货易货的地步。除了边境上的小额贸易还能够持续之外,长距离的进出口贸易基本上就算废了。

直到今天。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封锁住某个经济体的进出口生命线,就必须宣战,把军舰开到别人的家门口。

但是美国不一样。由于美元的霸权地位,美国拥有一项极为不对称的权力,只要它把人踢出SWIFT系统,被制裁的一方就相当于自我隔绝于世界。

诸位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全世界只有美国占有这项“本领”?

要完成整个流程,就必须跟各个国家所建立的清关系统连接。比如说,在中国是跟央行主导的大额支付系统CNAPS连接,在美国是跟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连接。

CHIPS是全球最重要的美元支付系统,承担了95%以上的银行同业美元支付清算,每天通过CHIPS清算的资金量超过1.9万亿美元。

换句话说,全球绝大部分美元跨境支付要在纽约完成。美国只要阻止被制裁国的金融机构进入CHIPS系统,就等于切断了对方的美元支付清算通道。

我们知道,美元是最值钱的世界性货币,全球外汇储备的60%,全球跨境结算的 42%都用的美元,所以美元的收付清算在SWIFT中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

如果美国真敢把中国踢出SWIFT,那更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进口方面,中国每年进口一亿吨以上的粮食,谷物自主率尚有5%的缺口;每年还要进口5亿吨左右的石油,以满足国内7成的石油需求,维持工业体系的正常运转。

在出口方面,中国一年的出口贸易高达17万亿元,出口行业带动了1.8亿人口就业。如果以平均每户3口人计算,接近6亿人的生计跟出口有关。

按照中国这么大一个人口体量,一旦与世界贸易隔绝,社会秩序的崩裂速度简直不敢想象。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恐怕会直接倒回到二十年前。

想想朝鲜的“自给自足”,那千疮百孔的铁锈经济,画面实在太美。

因此,把中国踢出SWIFT,无疑是对中国“宣战”。

不过,大家也不用过分担忧。在我看来,美国剔除中国的概率是极低的。

第一,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全球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中国生产的221种产品,产量世界第一。

中国向全球供应了庞大的工业原材料和半成品,世界各国得以用较低的生产成本,维持工业生产,以及居民消费。

你想象一下,中国一旦从SWIFT除名,被切断了大部分进出口,也就相当于中国的工业体系从地球上消失了。

那么,美国就必须从世界各地进口替代品,其他国家能够无缝补上吗?不,集群化的水平、高素质的工人……这些都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补上去的。所以,随之而来的,一定是一个极其动荡的世界。

第二,中国有14亿人的巨大消费市场。作为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地,去年中国从美国进口了8454亿元的货物。

这里头,涉及到中西部农民、高通、波音等数以万计的利益主体。没有人买他们的东西,就一定有大量的美国企业破产倒闭,工人失业。

放世界来讲,中国一年的进出口贸易高达4.58万亿美元,是伊朗851亿美元的53倍。“失去”一个伊朗太阳照样转。“失去”中国,不亚于一场小行星撞击地球的灾难,谁都无法承受。

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让中国与美国、世界生死捆绑。除非中美从冷战变成热战,美利坚想要玉石俱碎,否则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近年来美国实行“无限量宽”的货币政策,疯狂印钞。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暴发之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只有9000亿美元。今年3月到5月,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一下子从4.2万亿美元变成了7.1万亿美元。

而中国又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占比全球超过16%,如果把中国踢出SWIFT系统,市场上对美元的需求就会大为减少,美元的贬值压力能不香吗?通胀的日子过久了,上街的美国人不就更多了吗?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美国对少数特定的金融机构发动制裁,或者冻结没收某些关键人物的财产,限制中方企业进入美国证券市场融资。

即便如此,这样的杀伤力也是不容忽视的。

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美国一直摩拳擦掌想把俄罗斯踢出SWIFT,欧洲那边打死不同意,就没搞成。

但美国也弄出了其他几个板斧:关闭俄罗斯六大银行在美融资渠道,冻结俄罗斯7 家银行发行的约50 万张信用卡和借记卡的支付功能……

市场预期急速坠崖,1515亿美元资金逃离俄罗斯,卢布贬值近50%。普京大帝的“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彻底梦碎。

上个月,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财新组织的论坛上说:

由于中国在国际交易中主要依靠美元支付系统,因此很容易受到美国可能施加的制裁。我国多数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开展国际业务,主要是依靠美元支付体系。但这套支付途径是否安全,值得担忧。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俄罗斯的很多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身上,我们也不得不及早地预防,做好真正的应对准备,而不仅仅是精神上的应对准备”。

未雨绸缪,高度戒备,总比什么都不干要稳妥的多。

这两年,一直有人在吹“厉害了我的国”。一旦遇到冲突,网上就一片喊打喊杀。在我看来,这种战狼主义实在是傻得可爱。

从切断SWIFT这件事来看,你就知道中国的实力要全面赶上美国,还有多少差距要补。

第一,在对方眼里,中国的金融交易基本是裸奔,一件衣服都没穿。

给大家科普一下,SWIFT的总部虽然位于比利时,但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纽约、瑞士设立了交换中心,每个中心互联 , 实时共享所有信息。

掌控纽约中心,理论上就有了信息后门。只要老美愿意,就能够非法监控到所有以SWIFT为渠道的交易数据。

中国每一笔交易,其实都在老美的眼皮底下。全世界超过一万家银行没有秘密。

所以,不管是从经济安全还是从信息安全的角度,中国都必须尽快建立起SWIFT的替代品。

2015年10月,中国上线运营了“跨境支付系统”(CIPS),为境内外金融机构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清算服务。

如今,这个系统的直接参与者有31家、间接参与者超过800多家,覆盖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数据看起来还可以,但是跟SWIF相比,显然还是不够的:2018年,中国的CIPS共处理各类业务144万笔,金额约3.9万亿美元。注意了,这里是一年下来的总量。与之相比的是,SWIFT平均每天传递的信息量为3131万笔,平均每天金额5.4万亿美元。

CIPS只是一座桥,流量大不大,关键还是要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世界各国人民是不是非常愿意持有人民币。

之前,中国持续开展双边货币互换,逐步放开资本账户,打通更多人民币回流通道,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但相比美元的霸权地位,人民币的路还很长很长。

说到这里,你就能明白香港对于中国有多么重要了。作为全球第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香港绝对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把香港搞乱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千万不要以为香港的衰退,就是上海、深圳的胜利。失去一个繁荣稳定的香港,中国取得全球领导权的时间,一定会大大滞后。

第二,中国一直以来赚的都是辛苦钱。

只有掌控这个世界的话语权,掌控制定规则的权力,才能算是真正的强大。

中国一定要找准短板,韬光养晦,埋头苦干。十年不行就二十年,二十年不行就三十年。

中国人有的是定力。

如果未来有一天,中国从离不开世界,变成世界离不开中国。中国也就能够掌握真正的主动权,把一切制裁变成“反制裁”。

人已赞赏
世界经济

为什么说,2020年将是无数人改变命运的绝佳之年?

2020-7-10 10:12:47

经济

俄罗斯加速“去美元化” 对华出口美元结算比例不足50%

2020-8-17 8:38: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